•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6014.html

    2007-03-25

    反省和繁星

    写这篇博客前,我找到了朱桦的歌:《繁星之夜》。静静地点上烟,一根接一根。遥远的思绪奔跑,泪流成串。。。

    很久没这么哭了。刚看高爽的博客,难受。说不上的一种心情,多少有点自责。她曾就论文的事给我来过邮件,我不十分热络。甚至,都没象样地回复她一篇。她想研究女性艺术,想知道更多的国内的情况。而我,没给她什么助力,包括很多女艺术家的资料,我没按她期望的——提供给她。

    说忙,多假!冠冕堂皇的词是敷衍,一个人不够重视才不够认真。人事都一样,忙,看对谁了。某些时候,只是借口。我承认,因为不认识高爽、不了解她、此前没打过交道。。。所以,留了一手。没觉得她特别重要,或者说,她的要求有多迫切。

    我这么说,很俗。俗得我都不喜欢自己。人,难道不该是热心的么?难道不该尽力帮别人么?高爽写了她的感受:“马戏让我想到了友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被友谊搞得一塌糊涂。对友谊这两个字很失望。时常有拿我的热脸去铁别人冷屁股蛋的感觉。”她没说是我,而是所谓的法国的朋友。但我知道,她内心蛮酸楚的,有难过。因为相信,所以有期待;因为对友谊抱有热情,所以“有被欺骗的感觉”。人生如马戏,随便说两句。

    写到这儿,我忽然设想明天的场景。高爽看了博,以为文子在干么?更多人看了博,不以为神经病么?孤泪吊繁星,深夜自反省。作秀的年代,大家不信什么也自然。即便你以为掏心了,挖肺了,又怎样呢?言语的表达,也不尽然彻底。人在一时一刻的呈现,有多少真实的自己?多少不罪恶的念头?多少坦白与诚恳?多少可能的自私或不自私?

    不知道,真不知道。人和人的理解,其实是挺难的。我们不可能完全不戴着面具过活,可我们又不能丧失天真。年龄越大,越觉得单纯很难;越是做事,越觉得诚信不易。我曾跟一个好朋友说:如果不是需要奋斗,我不要这么辛苦;如果不是因为相信,我干么屡受伤害还要保持乐观的精神?

    开画廊的难,是做了后才体会的。在中国,做艺术,使命纠缠,伤心坚持。我曾一万次想过:在国外生活,可不可以?或者说,国内做花朵,能不能够?今天还有guest留言:“你累不累呀?老拼输赢,图什么?”我不图什么。选择了这条路,喜欢!没的可悔。生命就是战场,你在哪儿,都得拼。怎么拼,都是个死,为什么不?

    世人都以为女人做事,占便宜。哪里是呢?置身学场、职场、官场或商场,哪一个不是拼了全力?哪一个又是被男人让着——成了优秀?想小时候,使劲学习,考高分考大学;毕业了,使劲找工作,努力兢兢业业;结婚了,使劲让家庭和事业平衡,爱人和孩子幸福。。。女人什么时候凭的是性别,而不是勤劳和智慧?

    说这么多没用的。魂散,神也散,不是好的散文。这两天,因为一个匿名的家伙,我反复被朋友劝慰。说心里话,我并不怪怨。相反,老在想,自己还不够谦虚。一不小心从淑女变成了泼妇,虽说有缘由,也总是可恶。瞧瞧人家于丹,“三鞠躬一握手”,永远的低姿态。我,咋就按耐不住了呢。

    网上的高人很多。相形下,真惭愧。爸爸曾告诉我:“什么叫水平?不平了还要平,就是水平!”我没做好,稀里糊涂就成了小屁孩。

    又想到高爽。想到大唐卓玛、想到喻高、想到蚂蚁。。。感性和知性,才气与才情。人并不是有爱心就够了的,能力更是相对。态度、心智,不断的自我寻找,不断的灵的完善。不对别人高的期望,智性的种子才能开花。

    欣赏真正的进退有度。欣赏微笑。星空下,我想念Marsman。他是一个绝好的朋友,予我点点滴滴的关爱。还有小镇兄,庆伟兄、天琚老师。他们是那样的淡然、诚恳,也是那样的热爱生活。虽然,世事万千,种种错落,我还是庆幸,能在浩瀚的网上结识他们。他们,让我看到,美丽的星空的表情,真实的不迷航的人生。

    What a starry night!

    注:图片为高爽作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