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971.html

    2007-03-09

    当代艺术的钱谁赚去了?

     

    转载:《当代艺术》牟建平  2007-03-09

    国内当代艺术品市场行情真正启动升温始自2005年年底,2006年无论在海外还是国内均出现大幅飙升,纪录频出,屡创天价,刘小东、张晓刚、陈丹青三人的拍品分别突破千万元大关,堪称国内当代艺术的“浪尖人物”。去年3月底,在纽约苏富比春拍中张晓刚的《同志120号》以97.92万美元吹响了中国当代艺术上涨的号角,12月26日香港佳士得秋拍其《天安门》更是拍出1912.2万元的高价;11月21日,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在北京保利秋拍也以2200万元创出当代艺术品天价,刘小东、张晓刚立刻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但令人惊奇的是,在拍出千万元天价后二人却颇为一致地表示:“画不是自己卖的,画价与自己无关!”那么,当代艺术的钱到底让谁赚去了?究竟谁在掌控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行情?内地藏家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应该说,尽管拍品创了天价,但画家本人却并没因此一夜暴富。当被问到破纪录的感受时,张晓刚表示:“他们是不是疯掉了,我的画卖100美元的时候,心里很踏实,卖到100万美元反而感觉很虚幻,好像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或者变成另外一个符号。我不喜欢讨论拍卖,这其实是二手市场,与我们画家都没有关系了,《天安门》那么贵不是我卖的,那画早就不属于我了,九几年给海外藏家时不过5000美元。”同样,《三峡新移民》在拍出2200万元的天价后,刘小东本人也一点没感到兴奋,甚至有些郁闷和困惑。他认为,“中国当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火爆得有点畸形,当初《三峡新移民》被画廊收购后被一位印尼藏家买去,我以为他会永久收藏这幅画,没想到这么快就高价抛出。”据画家的一位朋友透露,刘小东第一次出手价格尚不及100万元。

      熟悉当代艺术收藏的人都知道,刘小东所指的印尼藏家就是先在印尼后居新加坡的“好藏之美术馆”主人郭瑞腾,这位收藏家多年来一直在从事中国艺术品的买卖,2005年11月7日,吴冠中的《鹦鹉天堂》(3025万元)也曾是他的手笔。近年致力于内地当代艺术品的收藏,不少国内有实力的中青年油画家的作品被其买断,低价买进“原始股”是他的一贯手法,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在两年内为其带来了10倍以上的巨额暴利,不愧是眼光独特,一买一卖获利高达上千万元。在内地油画行情一片低迷时,内地的藏家究竟在干什么呢?不少人在追捧已经热得发烫的国画,真正有眼光有魄力做当代艺术投资功课的先行者又有几许?可谓凤毛麟角。我们有的只是像“俏江南”这样在当代油画大幅飙升后高位去接接烫手山芋的跟风者,当代艺术的钱谁赚去了?答案不言自明。

      虽然如今当代艺术品拍卖行情一热再热,但在几年前却无人问津,被藏家们视为丑小鸭和灰姑娘。记得2001年看中国嘉德秋拍时,刘小东的《走神儿》估价区区4万至5万元,却仍然摆脱不了流拍的命运,去年在荣宝春拍还是这幅画,却拍出88万元。王沂东的《有这么一个小院》2002年18万元也是无人理睬,3年后在嘉德竟拍出192.5万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有真正的收藏家吗?他们原来在干吗?可以说,中国当代油画在具备高投资价值的最佳时期,被国内藏家们无情地忽略了,遗忘了。在行情突然飙升后,不少人却大脑失控茫然追风,昔日的“原始股”已徒然变成“高价股”,许多成交价格早已高得离奇,最终将买家高位套牢,真正投资收藏的大好时机已然错过,有些早期先行的囤积者如今大幅拉抬价格,只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出货而已。

      长期以来,由于内地油画一直被边缘化,没有形成收藏传统,远不及西方和港台开展得火热,真正介入当代艺术的国内藏家少之又少,大买家屈指可数,所以一些画家的经典作品被海外藏家低位席卷一空,实属再正常不过。仅仅在两年前,某些国内的知名画家还处于一年被海外画廊80万元买断的境地,可见,国内藏家并没有给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土壤,即便当今行情一片大好的今天,被国内画廊和机构买断的画家也为数不多。正因为当代艺术的多数稀有“原始股”被海外画廊买家画商所垄断,行情由他们操纵掌控着,市场自然是由他们说了算。看一看当今市场红透半边天的这几个“市场明星”,有几个是国内画廊和藏家签约“包养”的?他们的行情之所以一涨再涨,毫不夸张地说,同背后的海外画商买家大有关系。没有他们的市场运作,想凭空拉抬冲至千万元大关,实在是可望不可及之事。

      国内当代艺术的钱被海外赚走,内中原因众多,资金实力欠缺,投资意识淡薄,代理机制没有形成,艺术品投资咨询业的空白,都影响到当代艺术在内地的发展。首先,在资金实力上国内藏家远无法同海外藏家相比抗衡。国内画廊目前大多资金实力较弱,多数画廊只能独家代理名气一般的青年画家,几十万元、近百万元一张的名头画家,能买断的恐怕真没有几家,这类级别画家的画大多被海外收购囤积了去。

      如今新办一家专业画廊,几百万元的资金都算是少的,硬件、场地、装修就需要一大笔费用,代理像模像样的画家又需要一大笔投入,在开办初期往往是很难盈利的,能做到收支平衡就很不易了。所以,在国内能坚持下来的高水平画廊数量不多,画廊的存活率较低,许多画廊开一段就倒掉了。国内画廊业始终发展不起来,优秀画家的资源就只能任由海外画廊占有。就目前笔者所见,国内相当多知名油画家都没有在国内签约,多数为松散型的“合作”关系,主要是画廊实力原因所致。此外,画家代理机制本身在国内尚处于“摸索”阶段,许多问题都没有解决,画家与画廊利益纠纷大,信用遵守难以执行,所以许多画家宁愿松散合作,或干脆自己卖画。更重要的是,在选择什么样的画家更符合国际市场上,海外、港台的藏家和专业画廊无疑更具有犀利准确的眼光。尽管我们可以斥之为“迎合西方审美需要”,但杨飞云等写实画风在海外不受推崇,恰恰说明海内外喜好审美的明显差距。

      当代艺术的钱被海外赚走基本已成铁的事实,我们可以把“画家们高喊画价与自己无关”,看做是对国内当代艺术品收藏现状的另一种嘲讽。低买高卖是任何市场投资的法则,“舍低就高”不是明智之举,对艺术品收藏与投资更是犯了兵家大忌。

      眼下,随着当代艺术品行情的快速升温,不少有实力的机构买家开始纷纷积极介入其中。但当代艺术品的收藏绝不仅仅是需要财力的事情,还需要超前的眼光与投资技巧,否则岂不是投入更多,赔得更大。像“印尼郭”那样在不长的时间内将《三峡新移民》快进快出获得超额盈利,才是国内藏家效仿的良好榜样。国内藏家不应去当冤大头只想“风光”,或过分贪图广告效应,升值保值才是艺术品收藏投资的根本之策。国内油画的第一波上涨已经过去,未来的“原始股”还有待真正的收藏家去挖掘,希望在未来的拍卖天价中会有内地藏家、画廊高喊:“画是我卖出的,画价与我有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