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957.html

    2007-03-08

    “艺术和生活纠缠”

    ——谈林天苗的艺术创作

     转载:夏彦国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06-12-13

    什么是观念艺术?或者说在学理上它将要得到怎样的解释?也许不可能有一个严格的定义对它进行界定。一般认为,观念艺术就是从观念出发以观念的状态存在的艺术——艺术第一次从传统的艺术本体论中挣脱出来。在观念的基础上为自己寻找适合的出路。在观念所设计的语境中,一切人类创造都可以“挪用”的方式成为艺术品。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更关注于转型社会中人的存在、身份、异化、以及文化、艺术本身的变革问题的考察,如存在的荒谬、虚无、自找伤害与丢失,文化的欺骗性,以及艺术重建思想的可能性等。而西方观念艺术的主题更侧重于对后工业时代社会问题的反思:如种族歧视、性、暴力、环保、人权等。

    社会环境对人的思想上的影响是不可能在艺术家的创作中被消解的。一个艺术家很真诚的进行艺术创作的话,那么他的作品就是他的自传,就不可避免地凝聚着他的个人体验,反映着他特有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林天苗的艺术反映了他的生活矛盾,她是通过艺术视角来审视生活,还是为了创作去生活中去寻找题材?这些话题似乎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我们总是在谈语言的纯粹,谈话语和自我,很少谈可以掌握语言和表现自我的的人在社会环境中的共享空间。理性和感性在艺术创作中到底哪个重要,好像已经显得很次要的。我们很难说林天苗的艺术创作是理性还是感性的。她的作品在一种矛盾中已经给了我们很多震撼,很多共鸣,这个时候如果从她的作品进行理论分析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通过对林天苗的访谈,还是可以感受到属于她——个女性艺术家的生命体验和创作题材的关系。

    不像新生代艺术家不在乎自己的作品中表现的是什么哲理或者精神,作为一个观念艺术家,林天苗毫不掩饰她的生活体验对创作的影响。她虽然不像喻红等女性艺术家通过单纯自身的去描述一种看似没有叙事性的社会意义,但是她的很多东西还是把自己作为一种社会的人的体验去创作艺术的。在访谈中,她一再的说她的艺术只是自己的个人体验,没有站在社会的角度告诉人们什么,而且她自己一再的强调自己不是出自女性的角度去创作的,总是极力避免自己作品中的女性身份体现,但是这种避免是无力的,她的所有作品中“线”的运用本身就是很女性的。从某个意义上,她对自己女性身份之否定的坚持本身也是她的一种独特的生活态度,和她的艺术创作是分不开的。艺术创作的身份就好像一个艺术家的生命体验本身是很难从她的作品中剔除出去的,无论我们承认与否,艺术创作还是来源于生活的,生活中她就是个女性。

    但是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是从自己的独特的视角出发的。林天苗就是以她细腻敏感的艺术视角来创作艺术的。对现代人习以为常的思维和行为进行了一次反动的阐述。在林天苗的访谈中,她更多的强调人与人,物与物之间的转化和人与物之间的沟通。譬如把有用的变成没有用的,简单的变成复杂的,平庸的生活就有可能发出灵性的光辉。

    她的作品在形态上显现着西方的特征,但是从她的作品内涵中更多的流露着东方所特有的唯美和静谧的情绪。《GO》这件作品是她“缠绕”系列中的一个。整个作品很显然是一种幻觉中才可以存在的。以简单的形式再现了一种优美的场景,而我们再去解读的时候发现这种场景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艺术家把自行车进行了缠绕,于是在优美的场景中阐释了一种有用到无用的转化。

    就是通过这种创作意图,林天苗把既有的技术功能在我们的视觉审美中变成了艺术品。在她其它的艺术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很多不可能的因素假想成一种现实的可能性,假想出和谐美,这不仅是她对生活的一种批评,也是对未来生活的担忧。正如她告诉我们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是微不足道的,很渺小的,艺术家挨只是一个偏远的社会边缘存在着,然后用自己的艺术方式来阐释自己的艺术主张和美学主张。

    她以女性的纤弱的手指在自己的艺术方式上不断的缠绕,有的时候手都肿了,依然要求自己坚持下去,去完成一件艺术品。她的疲惫但是不懈的创作状态,依然体现着东方女性特有的隐忍品格。看起来任劳任怨的创作中,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单纯,其实从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东方女性对在家庭生活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宿命感的疲惫。

    她说自己在生孩子前后的心理状态有很大的不同,生孩子后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疲惫。《引》就是在这个时候创作的,她自己说道,这件作品的创意来源是她觉得女人生孩子后还要照顾孩子养大孩子,会消耗很多的精力,当然这不是说她不喜欢孩子,只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在当代这个压力比较大的社会环境中的一个切身的体验。青蛙的繁殖是产完就走开了,不再负责养护自己的后代。如果允许我们去追究的话,我想在她的作品里面已经体验一种东西方文化的比较。

    在西方,孩子成年后是独立的,老人有养老金也是独立的。但是东方的文化却是不同的。在东方文化中,养孩子的原因自古以来就是很纯粹的.养儿为防老。这应该是艺术家从美国回来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质疑和思考。在带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质疑中,依然象中国千百年来的女性一样,又选择了接受和忍耐,并在一种宿命感中不断的挣脱,一件件“缠绕”的艺术品就是发泄后的呈现。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她的艺术是自己切身的生活体验。在访谈中,林天苗承认自己觉得生活很疲惫,但是在创作中她是快乐的。从这个角度说,她的创作是自由的,但是作为一个观念艺术家理性还是游离在感性的边缘的,也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更好的将生活的一种苦闷用细腻的“线”去缠绕。缠绕的过程中,是一种对线的结构,同时也是一种对生活的解构。

    由于林天苗的艺术几乎都是以一种“缠绕”的方式来创作,好像她的线就是她的符号。但是我们既然在前面已经讨论了林天苗是个靠着生命体验来创作的艺术家,所以我们就不能说她的作品里面有太多的逻辑关系。她自己也说道,生活给她的体验在不停的变换,她的作品的呈现方式也在随着不停的变换。在艺术的追求上她不是个妥协的人,这也是她的性格的一个体现。消费生活给知识分子的疲惫感不是她一个人的。就好像后工业时代给西方的那种迷茫和恐惧一样,林天苗也不能逃脱生活所给予她作为一个爱好思考的观念艺术家的那种疲惫。但是她的韧性注定了她要不断的消解自己的疲惫,于是在她的作品中她在不断的变换形式——不断的变换她的“线”的艺术呈现方式。

    不断变换的只是形式,就好像她在集体展览《目光所及》(曼谷)中展出的作品《这儿?或者那儿?》的一样,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她在探讨人在社会和建筑中的心理状态,空间对个体的影响,同时在某种意义上也表现出她对自己的艺术创作还是表现了一种无所适从。一个艺术家总是希望社会理解她的作品,尤其作为一个观念艺术家,但是他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浮躁气氛和当代消费文化的肤浅还是觉得很无奈的。“无奈”是现代知识分子包括艺术家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不能改变社会什么的时候,普遍都有的一种状态。

    一个人的生命体验一旦定性后是很难改变的,尤其这种生命体验来自生命本体深处。就好像中国几千来的妇女都有一种隐忍的性格,中国文人总能在繁华的闹市中絮叨几句社会的另一面一样。如果我们对她的艺术创作大胆的做一个假设的话,她的创作本旨始终在体现一种知识分子的呐喊和对社会的批评。即使有时候那只是一种无奈的絮叨。


    总的来说,我们从她的艺术中还是可以看到,艺术家以纯净的艺术心理梳理着凌乱的重复生活节奏,以自己特有的艺术方式演绎着简单但饱满的生活语言。总是给观者一种警醒或者一种暂时的解脱。她以“缠绕”的艺术呈现方式改变了人们故有的生活认知,在蒙尘的心灵空间上用艺术装点了新异动人的情趣。随着她自己的生命体验的变化,她的作品在缠绕中会不断的升华,不断的让人体会到她对生活的新的理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