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855.html

    2007-01-31

    一氧化碳到底怎么产生的?

    从昨天到今天,我都被一种情绪笼罩者。很难说好坏,有点憋闷。按说,我没必要自扰。啥事大不了的,不足以影响快乐。但,我真的不快乐。脑门子充血,乐不起来——

    先说缘由。一个朋友的姐姐死了。法医鉴定,一氧化碳中毒。姐姐死在浴室里,第二天早女儿发现的。我的朋友和妈妈赶回湖南的时候,现场已全部破坏掉。被疑为元凶的浴霸已拆除,尸体也美容后躺在太平间。一切,都既成事实了。好象,处理完后事,生活只能踉跄着回复它平静的轨道。

    我的朋友一夜间成了铁人。她咬着牙对我说:“文子,我坚定地怀疑,这是一场阴谋。”我问为什么,她列举了123456个疑点。然后告诉我,姐姐是个不幸福的女人。从17岁恋爱,到38岁离开,她的一生只围绕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爸,是今天标准下的成功男人,也可能是置她于死地的凶手。

    我无可救药地呆了。不惊。算事么?对学政法的人来说,屁事。一天到晚,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多了去了。我前年就听过类似的,也是一个朋友的姐姐,从澳洲回国。上海居留的一周,被前夫生猛地推下楼去。。。买卖不成仁义也不在,中国式离婚酿就悲凄的故事。

    我感兴趣的不在这儿。在事件背后的真相。我对朋友说,你失去了证据知道么?朋友点头:如果冤案可以得逞,如果怀疑可以成立,我破釜沉舟,也要替姐姐讨公道!她没有哭泣,娘们把痛压在心里,我为她击掌。

    朋友还讲了三点:姐姐老了,常觉心里慌失;姐姐抓不住姐夫的心了,姐夫连家都不回;姐姐20年只爱家庭,社会没有位置,离婚了找不到出路。。。我一边听一边记,这样的女人太多了。这样的幸与不幸,又该归怨谁呢?

    最令我愤怒、也最令朋友不解的是,姐夫在出事后躲着不见。见了,也左膀右臂,一家人的会面变成领导接见。朋友讲,姐夫的来去十几分钟,更有随从暗示:别起事。地方的公检法不是吃素的,老母寡妹想要折腾,先要掂量一下。

    写到这儿,我又想起朋友的决绝。朋友是淑女呀,如不是非常事件,她不会有拼死的勇气。TMD的狗屁年头,逼一个文化的女子赴死。。。善和恶在哪里接壤?强与弱可否较量?

    我白学扯淡的法律了。我也白自醒。愚黑当道,谁能拯救崩塌的良心?谁能挽回北京四环之外的颓景?我的朋友以为我不了解地方,我告诉她,我在监狱里实习,而且,还搞过预审。

    逃到艺术里去。艺术当然不是唯一的道路。可,一个弱女子,我的朋友,怎么帮她呢?听她陈述的两小时,我的心始终揪着。为姐姐的命运慨叹,为朋友的遭逢拍案。姐姐走了,莫名其糊涂;姐姐走了,落寞与绝望。

    不愿自己情绪化。这样一件事,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就象《新闻调查》,一环扣着一环的惊奇。记得跑政法口的时候,我总一身便装,为的是逃生。也记得法大的模拟法庭,我说着说着就哭了。。。公诉能力弱,如何能不选择艺术?

    只有古时候才有杨乃武么?今天处处小白菜。缄口的未必不明戏,张嘴的就要惹祸来。神经如果不坚硬,随时随地都崩溃。

    我的朋友是弱者。我也强不到哪儿去。真拼了老命,朋友和我不惧牺牲。我对她说:等等,等等,再等等。我们活着的价值,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理想。

    耳边又想起朋友一字一句的念白:“我知道害我妈妈的人是谁,但我妈妈不愿他遭到报应。一个善良的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我该怎么办?你的女儿。”12岁的小姑娘,怯怯地对姥姥哭:爸爸不让我跟你们多说话。。。呜呼!

    什么叫爱?什么叫悲哀?当爱已成往事,能否不下毒手?当女人奉献了全部,能否留命一条?我这么说,一点不夸张。那些个为爱和家庭牺牲的女人,看到这儿的时候,请你们警醒;那些个抛妻别子丧尽天良的家伙,灭了一个秦香莲,还有一个包铡刀——等着你们!

    智慧些吧,姐妹们!岁月不饶人,我们的生命只能自己作主。

    后记:写完了,意犹未尽。幸运和幸福的女人以为我白日痴话,你们可曾理解和想象另一群女人?在广大的农村,在中小城市,在工厂里,在田野上。。。她们和我们一样,有过彩色梦想、有过爱情寻找、有过孩子、有过幸福。。。只可惜,飞鸟远去,大雁游踪。生活在错愕间,改换了模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