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818.html

    2007-01-23

    陈丹青想要恢复个人状态

    转载:《中国青年报》   2007-01-22

    2007年年初,陈丹青的私事又一次成为公众议论的话题。

    1月16日,“陈丹青真的离开清华”的消息被挂在各大门户网站的显著位置。两年前的事件再次重演:2005年年初,画家陈丹青新书《退步集》问世,书中收录他2004年10月给清华校方的辞职信。由于他在报告中尖锐地批评了教育体制中的一些问题,私人化的辞职成了社会话题。

    尽管陈丹青一再表明自己与学校同事、学生相处良好,辞职是出于个人对体制的不适应。可是“教育体制”、“清华大学”,这两个公众关注热点中的热点还是把陈丹青冲到风口浪尖上。陈丹青“愤中”的形象深入人心。采访的,谈心的,要解决问题的,找陈丹青的人数不胜数。与他相熟的朋友说,平均算下来,陈丹青每天都要拒绝一两个媒体的采访。
    辞职信的后续反应是陈丹青始料不及的。陈丹青的个人世界彻底被打乱了。

    2005年年底,陈丹青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评论此事。他自认为个人辞职之所以引起公众的关注,是因为教育是公事。所以他的私事变成了公事。

    今年年初陈丹青的离职本是在计划好的日程之中。在2004年给校方的辞职信中,陈丹青就表明自己带完最后一届学生就会选择离开,而这个离开的时间就是在2007年。

     

    按照本意,陈丹青的离职是一件私事,他本来希望自己可以安静地离开。可事与愿违。本月中旬媒体在今日美术馆“逮”到演讲的陈丹青,并一再追问他是否真的离职清华。陈丹青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随后不再发表任何言论。

    之后数家媒体给陈丹青致电希望采访,也包括本报记者,陈丹青很客气,但是态度坚决:我不愿意就此事接受采访。

    陈丹青的一位朋友说:“他想彻底恢复个人状态。”

    去年年底,陈丹青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曾经发文透露此意:“怎奈忙乱无为,只待年底班上学生全毕业后,明年试着安静地画画读书,做自己的事。近年有教职在身,时间弄碎了,少画而多写,那报应,就是给掏空了,变得再这样下去,不像话,想起自己毕竟一介画手,虽不安分,也该守己了。”

    去年一年,据熟悉陈丹青的人说,除了带学生,他逐渐在恢复自己的状态,干了三件与美术业务无关、纯粹是个人感兴趣的事情。

    一是高调推出自己的师尊——木心。在出版社的隆重推荐中,陈丹青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木心的书中。这一年,木心成了出版界的黑马。

    二是三篇写鲁迅的文章。陈的文字干净漂亮,许多以文字为生的人自叹不如,可他自称只是“文字票友”。

    三是开博客。陈丹青说博客只开一年,真的就只开了一年。这一年,他的博客备受追捧,开通仅一年,更新仅14页,浏览量近200万人次。

    去年12月6日,陈丹青首次表示要关掉自己的博客,很多人留言挽留,今年1月4日陈丹青再次表示:“元月份我还会贴上应诺过的杂稿或图片,临了不称‘关博’,就叫‘停博’吧,好比饭局散了,留把椅子在,表示曾来过。”

    “文字票友”的陈丹青要回到画案前了,艺术不像教育问题能够引起大众的关注。也许,以后要看陈丹青,只能到美术馆去,从画中体会他的喜怒哀乐。

    这一次,希望陈丹青能够安静地离开,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