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790.html

    2007-01-12

    土豆吃了土豆丝

    已经两点了。卓玛刚走(她看若干以前的博客),我刚疯回来。为了写这篇博,我点上烟,冲了一大杯咖啡。

    “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每天都有土豆吃。还有很多土豆丝。”没见蒋悦兄的时候,我断续看他的博。不是每篇都看,看过的都有印象。卡卡,嘎嘎,图文有趣,猜想他的好玩。后来别人告我,他是广美的副馆长。。。我就有点傻:有这样的馆长么?我没见过!

    要说没见过世面,有点冤枉。鄙人好歹在世纪坛工作过两年,大大小小的、国内国外的,馆长副馆长的见识不少。说心里话,从来没憷过。要是一勺子熬下去,熬个馆长也可能。

    不自谦怎么了?遇到人品、艺品、管理、人性差的人,自谦不来。我一直觉得,国内的博物馆系统(包括美术馆)是文化的裹脚布。又臭又长不说,还严重左着,赔着,争斗着,教条着。。。某种程度的养老院和托女所。

    这么样生态,不与社会脱钩才怪。所以冷不丁蹦出广美,绝对引颈。我曾经就广美的各种资料翻来覆去,领军人的意识功不可没。王璜生就不说了。团队、一个让我充满想象的团队,隐在脑子里——晃。

    想不到与蒋兄的识,是博客。林蓝给我电话的时候,一个遥远的声音。待见了面,亲切。“老蒋把初见(博友)献给了文子。”背影一晚上打杈,我恨不得钻桌子。没蒋兄那么“专注”了,见过N多博友(也不多才6个)。

    老土豆,从来没这么叫过。不好意思。而且我一向酸假,称兄道弟的。蒋兄慈祥得不行,笑咪咪的,晒我眼睛。我要签名画册,他上来就写:2006,不对,后9日。我打趣:另一本,2007前9日。他呵呵地笑,指头一转,画上纸头。

    不聊不知道,蒋兄是我老乡。非常的近!我坐他旁边,忍不住躁动。“从佳木斯到哈尔滨,陌生的环境迷茫的心情。。。”我看不得这个。人生是画圈,他勾起我驴子一样的记忆。

    蒋兄很真实。他的性情是透明的,他的快活可以呼吸。我虽没听到他太多的话,可寥寥的几个举动,让我揪心。红酒咖啡,观音乌冬。他的笃厚,我领会到了。

    蒋兄的真实,还表现在画上:一水的白描,打着机灵的轻松。他的线条,走挪有序。构图巧妙,趣味横生。最绝的,是他画材的广杂(据说杂到了无法归类):边边角角,随处落笔。任意东西,皆可入画。

    在湿润的风中,我是一个冬眠的虫子;

    纵酒放歌倒,豪情冲九霄;

    风儿在平静中孤独地走;

    人和人的相识,真是一种缘分;

    。。。

    土豆吃了土豆丝。蒋兄的话写在书上,我——抄在这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