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506.html

    2006-12-01

    咖啡香(续)

    我第一次喝咖啡是87年,上大学。当时一个南方的同学请我,我有点害羞,并为咖啡的无知惭愧。一个精致的白瓷花杯推至面前,我犹疑怎么喝,要不要一次喝掉。木已成舟,多年后我喝咖啡习惯了(有情绪还会自己煮点)。但,对于咖啡的精神感受,总不那么轻爽。沉甸甸的,载着一缕西愁。

    纽约的早上,随处可见手举咖啡的行人。它是早点之一种,象我们的豆浆和粥(稀饭也行)。欧洲不一样,人们喜欢下午和晚上泡咖啡馆,又象我们的茶和酒。美国的咖啡是喝的(Drink),欧洲的咖啡是品的(Taste)。咖啡是人家的散淡的风情,我们在茶酒里找闲适。

    关于中西文化的比照,太多人谈太多。哪一个是横贯纵穿的?哪一个又是客观全面的?美国人稀饭林语堂,欧洲人就稀饭高行健;美国人推崇陈逸飞,欧洲人就迷信陈凯歌和张艺谋。。。陈丹青举荐一个木心,英伦就有李约瑟、苏立文。我们追寻人家和人家研究我们的,一样多。

    什么是天?天人合一,吃饭要紧。写到这儿,我想起了共产主义大食堂,想起了地铁褴褛的乞讨者,也想起老爸挤兑我的话:还咖啡呢,中国茶都没喝好。父亲是苏联模式的知识分子,一辈子没学会休闲,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想过——去喝什么咖啡。

    “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事,又喝了第二杯。”邓丽君唱起爱情流水的时候,老爸问我:咖啡好喝么?我拉他到咖啡馆,他啜着评论:什么破玩意儿,哪有茶好喝?

    我记忆里的咖啡,好多次都难忘。最无法释怀的,是意大利的一个小镇。我冻得冰冷,跑进去,点一杯咖啡,温手暖心。还有一次,在拉萨。我在神秘的黄房子(玛吉阿米)没找到灵感,却在一个叫老树的咖啡吧沐到了天光。后来读到老树的广告语:“我不在家,就在老树;不在老树,就在去老树的路上。”哑然失笑。

    如今,3/4就在这样的轮回上。我时而品茶,时而喝咖啡,点点滴滴,体会东风和西渐。茶是怎么也品不透的,咖啡也是,总淡在舌尖上,刚要细吮,又滑过去了。咕噜噜,肠胃的口水声,我该去煮面条了。艺术就是扯面(自默兄言),先扯到这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