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494.html

    2006-11-29

    联合国什么样儿

    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办事。刚下出租车,就确认自己明智——署前没有停车的地儿,而且三五辆警车交叉泊在关键位,监护安全。

    在门口领了会客牌。没办法照相,感觉很多眼睛在背后。进得庭院,蓊郁的绿,些许松弛。待转上楼,完全不觉得在联合国家的办公处,倒象一个私人的文化公司。楼有三层,很静。多间办公室,敞着门,却少有人走动。

    我蹑脚上楼,眼睛落在每一个廊道的画上。呵呵,说真的,非常惊讶。总有十余个中国画家吧,可除了王桂群的工笔荷花我熟悉外,没听说过其他。画很杂,国油版不分,而且没有统一的主题。一会儿是泼墨写意,一会儿又是抽象油画,一会儿是木刻,一会儿又是说不清楚的非洲工艺画。

    坐下来,等栾女士。刚好在楼梯旁,与复印机做伴。棕色的会议桌有点旧陋,几把中式椅子当正不斜。最逗的是,助理递给我的蓝瓷杯,让我想起标准的机关茶杯。“在国企呢”,暗自打趣。摸摸杯身,冰水。“喝的是国外习俗”,调侃呗。

    我去过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飘扬的多国旗、堂皇的会议厅、还有几尺高的历届秘书长油画。。。都很象那么回事。心下怎么也联系不上这里或那里。凭窗向外望,昆仑饭店赫耸在眼前。一个是公益的扶贫消困的努力,一个是可见的享乐消费的实际。眼花了,我晃晃脑袋。

    见了卡特夫人,还有副代表麦瑞德。夫人刚从外蒙归,又要去云南。我没有细问是艾滋还是儿童又让她牵心,但明显看出她的疲态。随栾女士巡看后花园和侧厅,装饰山石流水,影拟江南景象。边走边聊,栾介绍情况,我的思绪早跑到苏杭某故居去了。

    基本确定展览时间。我又推荐了荷展,栾说,太好了。我们正在甄选合作的艺术家,给我看一张张备案的画稿。我问:都慈善义画?栾点头:没办法,我们一直是这样。我翻阅《联合国千年发展计划》的提纲,18项目标和48项指数:生物多样性、急产治疗、男女童问题、还有防治荒漠、转基因、性传播疾病等等,不一足述。

    作别。我说不清感受。可持续发展,人民的议程。不由想最近刚刚明确调整的分配制度。。。13亿人口的中国啊,“将全球贫困人口减少一半”的重担挑在肩上。难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