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344.html

    2006-11-17

    我没丢的“故事”

    刚跟锄兄通电话,缘于他的短信:文子没丢吧?好友莲子也担心万分,以至电话都打到了锐儿处。锄兄告我:唯辛先生也问起你呢。。。哎呀,真是罪过!让大家着急了。。。两天不来让朋友们如此挂念,我感动又惭愧!

    事出有因。那晚聚会后,跟锐儿回画廊。本想把图片赶快上传,与大家分享喜悦——不想鼓捣了半个小时,读卡器愣不工作。锐儿把相机留了下来,我又一个人在电脑前折腾。。。两个相机、30多张图片,我反复把两张卡插上拔下。。。都奇了怪了,电脑就是不读!又试笔记本,还是不读!!锐儿相机的连线没带出来,我相机的连线在西边的家里。瞪着眼看夏锄兄在22:08分写下“愉悦的聚会,谢谢文子!”,我在这边干瞪眼发不上聚会的图片。那心情啊,别提了!

    按往常,我会先写几个字。可巧,一个同学打来电话与我聊公司名称的事。他要我在最短时间内给他想五个汽车养护公司的名字,还要中英对照、方便好记的。我信手拿了字典,一个个翻:风、驰、英、雷、华、凯。。。有合适的英文涵义更难。“研究”字典两小时,终于起出了盖乐普(Gallop)、卡凯尔(Carcare)、好瑞泰克(Herotic)等傻兮兮说不定与别人重复的名字。

    我太累了。头天晚上又没睡好觉(两小时吧)。草草关机回家,却也是凌晨一点了。与锐儿说好,第二天一起午饭,下午在咖啡馆工作。呵呵,死猪一样昏睡过去,再睁眼睛的时候:下午五点多!好在画廊周一休息(是国际惯例,周末不休息),我不用过去。但打开手机,短信多的快疯掉:卡卡、成佩、伟华、夏锄、莲子。。。光是锐儿找不着我吃午饭的问询就达3、4条!最着急的,莫过于张驰。他在等我写的一个材料,并且连珠炮轰:急死我!要不要一起晚饭?

    我没打算跑画廊来。跑来也没用,还是读不了卡。我安慰自己:博客一天没写就没写吧,反正这几天连续呈现惰性。家是可以上网的,但红眼耗子,一工作就抽烟,我舍不得把美丽的家搞得乌烟瘴气:)出去跑一圈,回来补读了近两个月的《北京青年报》。

    今早,人还没到画廊。有物业就通知快件,有保安电话说昨天下午来重要客人的事。重要客人真的重要,本说周末来的,没曾想周一来了。我正惊诧着,重要客人又电话至:你们画廊昨天为什么不开门?老天,我用英语解释,电话那头不耐地说:你知道这样的访问对你有什么意义么?他奶奶的,联合国怎么啦?还不照样腐败、老外休假还不比谁都狠?

    重要客人以后再说。重要客人今天又折磨我一上午,几个电话来来去去、搞得我很烦。重要客人是看了纽约《国际先驱论坛报》对我萌生兴趣的,重要客人很可能是想了解中国妇女和艺术的现状。。。我虚荣啊,不能给中国妇女们丢脸;我也势利啊,暗自思忖:能有一笔技术和文化的援款多好!

    诸位能原谅我了么?呵呵,不来博客、不贴照片罪过还不算大,如果能“骗”来笔钱、能挣到点钱不就可以天天来博客了么?哈,所以下午又谈另一桩可能的买卖了,直到现在。一分钱憋倒英雄汉。您想啊,艺术这么好的愿景,我这么热爱的事业,倘若不用心、不小心关了门,岂不可惜?

    对了,锐儿已取走了相机,我明天就可上传她拍的图片。读卡器彻底没戏了,我得再买一个。聚会还用说么,能不快乐?我送每个人走,眼神里都写着开心呢:)呵呵,你们回头看照片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