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334.html

    2006-11-17

    文子:第三个说法,有人讲你的作品里有一种霸气,这也是我看到你作品后的一种感觉。你长得很小巧,但是作品这么大气,跟你自己的性格或周遭环境有关么?你觉得成长路上哪种因素对你的影响最大?

    秋林:可能是性格吧,性格。。。决定做事情的方式。霸气我有么?是不是说我做东西的时候很固执啊?老是不听劝还乱发脾气,呵呵。。。这不是好事。。。我知道。。。每次事后都认错,还老犯。。。呵呵,没办法!这个象我妈,她就这样,很固执,不认错。我比她好点儿,我是要认错的。还有做东西的时候妈妈比我上心,老打电话问我在干吗干吗的,有时间还会陪着我跑来跑去,这点我很幸运——虽然妈妈不懂什么艺不艺术,但我知道如果我选择其他的工作,她也会这样待我。

    文子:你认为艺术是你现在的工作? 秋林:对,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 文子:你的工作实验性很强,不是么?

    秋林:我就是一个实验者,尝试各种实验方法和生活的人。

    文子:这种实验给你带来快乐吗?还是经济上的自给自足?

    秋林:工作是要自己喜欢的,干得不开心就应该跳槽。我如果不乱花钱的话应该也能满足自己现在的生活。我不是奢侈的人,还想不到要买很贵的东西,只乱七八糟地买些小玩意儿。女人是不是都这样啊。。。。。晕

    文子:还是回到你作品上吧。有很多艺术家在做“伤害”。。。你早期作品也有直接外显的被伤害表现,到后来越来越浅、一笔带过,很多东西看上去好象变美了。是不是没有伤害了?还是你把那些伤害化解掉了,变成了一种比伤害更深邃的东西传递出来?

    秋林:后来那些“甜蜜的伤害”是给有感觉的人的,丝丝的很细的情感,说不出来的痛,都是不流血的,可能是我所关注的特质。

    文子:〈别赋〉〈江河水〉这种大文化内涵的东西似乎已经把你自己作为女性角色和对女性身体的关注转换掉了?

    秋林:希望是吧,其实做东西的时候想不到这么多。我现在已经没有女性的概念和角色意识了,但性别本身决定了是女性的表达方式。

    文子:接触你久了会有一种感觉,你好象什么也不怕。从没有权威或强权的什么东西让你恐惧?秋林:有,肯定有啊。。。 文子:比如?

    秋林:比如说,我怕鬼。(笑)

    文子:(笑)。。。你来北京也多回了。对于这种大城市主流文化价值有认同和向往么?你想过来北京发展么,或者说你根本对这无所谓?

    秋林:难说啦。想不想来北京?北京肯定好、机会多,但是自己会很累,我不想过那种生活。如果将来有一天条件成熟,在北京做事也能像在成都一样方便,我就会喜欢来。。。

    文子:我喜欢你的作品。你的感觉出奇得好,我说不上来。它们看似很观念,很理性,可一点不觉得生硬,没有强加的意义。你的天赋让解释很聪明。。。

    秋林:干嘛要解释?(笑)。。。而且解释有必要吗?

    文子:听说你拍片子、做东西都没有剧本?

    秋林:对。其实想要的那种感觉在脑子里已经过很多遍了,只是没剧本而已。我去现场从来都是根据场地现安排布景和演员、现什么什么。。然后现场就很乱,然后就乱发脾气,再然后就请人吃饭、喝酒道歉。。。。。呵呵!我工作的时候特别象男的,特别像。跟我合作的人都知道我在现场会因为激动而骂人,甚至动手。

    文子:艺术家兼野蛮女友。

    秋林:晕。。。(笑)

    文子:(笑)你好象还不习惯别人叫你艺术家?

    秋林:脑子里的艺术家是那种有阅历、有经历、有好作品的人,我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够。我经常开玩笑对别人说:你才是艺术家,你们全家都是艺术家,呵呵。。。其实现在,有压力的不是什么男人三座大山,而是一个个比我棒的真正的艺术家。

    文子:说说你作品中的符号吧。豆腐是一个,条条杠杠的衣服裤子好象也是,还包括图片和录象里反复出现的水袖子?

    秋林:只是用过的材料吧,还没想过就成“符号“了?

    文子:你接下来的创作是否还会以这些“材料”作为载体和认知点,更多树立和强化你陈秋林作品的风格?

    秋林:如果这样能做到当然最好。关键是我自己都还不知道,所以说一直在做实验呢,一直在找内心里想要的那种东西。它可能是材料本身,也可能彻头彻尾地我变个面目全非。

    文子:我的一个朋友见你后说,陈秋林是精灵。你身上确有一种灵动的东西,在很多人身上看不见。你刚才说艺术是一种工作和生活方式,不玩这个了就去换另一个。。。那会是什么样呢?

    秋林:咬人(笑)

    文子:换个咬人的工作?(笑)对啊,你是很喜欢咬人,开心不开心都要咬人的,呵呵。。。

    秋林:前两天还有一帮朋友说呢,秋林很适合干畜牧检验员的工作,看看有没有疯牛疯猪病什么的,咬一口就知道了。呵呵。。。

    文子:(笑)好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期待你好作品。

    秋林:恩拉,期待下次正儿八经地和你说话。

    2005年8月20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