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315.html

    2006-11-16

    大陆的艺文女性

    研究台湾当代艺术史,注意到三个有趣的现象:其一,台湾的画廊界几乎都是女性在担任实务的工作,女性策展人和经纪人对当代艺术的发展起了不可小觑的推动力;其二,台湾公立和私人的美术馆,尤其展览和行政部门几乎都是女性的天下,女人在系统内可以说话;其三,台湾有一大批资深、专业的艺文记者,从报纸、杂志到电视,优质文化女青年比比皆是。可以不夸张讲,台湾80-90年代艺术的繁荣一大半是由女性来书写的。

    在大陆,女性艺坛的谋生一直都是个问题。一方面,女艺术家靠卖作品生存的概率渺小,绝大多数都不得不去找份别的工作;另一方面,女性艺术从业者很难在艺术机构或组织里占据一个重要角色。有位才能有为——女性话语微弱、女性艺术影响力自然就谈不上了。

    其实这还不是一个女性艺术的问题。女人做艺术,并不如某些人想象的只为争夺话语权的问题,更大程度上女人选择艺术是由于艺术契合她们的内心需要。我了解的许多女艺术家都是这样,艺术是她们的情感出口,是她们思想宣泄的通道。艺术是她们与世界对话的方式,也是她们生命寄托的载体。

    相较男人来说,女人对艺术带来的名利考虑不多。这种纯粹和自我有利有弊,弊大于利。比如大陆的女艺群体,不是没有整合过,也不是缺乏捆绑的愿望,但最后都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无论小范围的联谊会,还是规模稍大的联展,女人到了一起总是唧唧喳喳、自说自话。老同志看不上妙龄的,新锐的瞧不起传统的,美的说丑的玩观念吓唬人,丑的讲美的只会身体创作。。。彼此的离散让男人钻了空子,终没有形成当代艺术的性别力量。

    再回到台湾议题。《艺术家》、《雄狮美术》、《典藏》。。。一个个响当当的艺术杂志皆由娘子军统领,女性视角的撰述和评论水乳交融。“台湾多视野开阔的才女”,这话我信。女人不是只有敏慧了事,也不是关起门做艺术呻吟就完。女人的艺术如果不社会化,不及时走出去,不能有效转为生产力的话,也是闺屋里砍柴——瞎掰。

    视野是大问题,视野之下是经济问题。台湾的女艺从业者多数都有留学背景,她们得天独厚拥有文化比较的优势。我这么说肯定找骂,但我不介意,我不能违心地妄唱赞歌而忽略客观事实。不是有人对杨惠珊成为琉璃大师怀疑么?不是有人对伊能静成为收藏家奇怪么?不是有人对林心如能写纽约当代艺术惊讶么?不是有人对奶茶刘若英画画大加责伐么?。。。了解了台湾整体的艺文环境,你一点都不会对她们才华横溢的的表现稀奇!

    大陆今天的艺文女性,包括我在内,注定是拓荒者。关于这点,以写《中国油画史》《中国女性绘画史》著称的评论家陶咏白很清楚:我的局限性不可避免,新媒体很多不了解;美术馆的徐虹女士多年来矢志不移地发出女艺批评的声音,她说:90年代女性的声音才突现出来,有了连贯的合唱,但仍然是不和谐的合唱;策展人廖雯是我一直欣赏的具备中外艺术观照能力的思想者,她更直言不讳:女性主义是原则和方式,我们如何走,才能决定我们要走到哪里。

    单月英去了国博,陈泱“落地”,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田田、邢丹文较多北京的居留,俐蕴、建群女士回国高校任教;小崔、庆庆频到国外做展;成瑶、孙国娟受邀艺术交流;秋林法国获大奖了,彭薇也走向苏富比拍卖会。。。最令人欣慰的,无论北京798还是上海莫干山,越来越多的画廊女经理、艺术女主持:楠楠、孙宁、薛雨,都是有想法的海归;文琳、小满、史诗,精干的职业经理人。连旅奥的秀鸣女士、旅意的郑蓉和旅美的鲍蓓姐都忍不住感叹:国内的环境真不一样了。

    聚沙成塔,媒体和出版社的艺文女性也佼佼可观。《三联》的舒可文、《乐》的洪晃、《美术之友》的成佩、《鉴藏》的赖东平,还有禹燕、张雪梅、刘峥、付小东、韩晶等等。。。众多大陆的女艺者们正用勤奋和专业描绘艺术的女性未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