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300.html

    2006-11-16

    一直以来,我为自己的身份困惑。不以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而女性主义的激进分子又让我不充分苟同。为此,80’作家春树斥我“被男权文化暗示过的女人”;而同性恋群体也始终不能进入我的视线,并成为生活中的实践。

    好在荒林给我找到了一条出路:微笑的女性主义。既有精神自立的空间,也不至于跟男人们开战。。。两性和谐是和谐社会的首要条件,把男人们都打翻不是什么聪明之举。

    最新一期《中国女性主义》是这样诠释的——

    “微笑的女性主义”是中国女性主义者在新世纪所采取的一种新的姿态和新的策略,她标示着中国女性主义者思维和策略的某种调整,其最主要的是以两性和谐发展的意识替代两性对抗的意识,用两性对话的积极态度替代单性独白的专断状态。她聚焦于两性关系问题,既探讨女性问题,也探讨男性问题,谋求两性的和谐发展;她批判男性,试图解构男权中心,同时又关怀男性,不激化两性的对抗和冲突;她不以偏颇激进的姿态,而以公正平和的姿态出现在国人面前。

    我在讲座上说,3/4便是微笑女性主义的结果。我们重视女艺术家,并非摈弃男艺术家;我们热爱女艺术家,也关注那些热爱女性的男艺术家。“1/4不是3/4的全部,但3/4聚合最好的1/4”,一不小心,我走上了绥靖的路子,期待温和的女性之花绽发出自然的芳香。

    与听众在风入松“栖居”了一把。这个对我来说蛮暖的所在,给我若干年后“诗意”的骄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