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270.html

    2006-11-14

    艺术圈重名的很多。我这里写的刘彦,不是正在美术馆做《心灵风景油画展》的男刘彦,而是在首师大美术系任教的的女刘彦。男刘彦是85新潮、“北方艺术群体”的中坚人物;女刘彦为工艺美校出身、0画派的代表之一。

    初识刘彦,在刘牧老师家。她是刘老师早年珐琅厂的学生,后考研究生成为科班。刘彦艺术求索的历程非常坎坷:16岁到京郊写生,吃艰苦窝头和咸的发苦的菜;从技校考大学,500元培养费差点让每月挣20多元的她放弃、崩溃;大学和大学毕业后,她相当一段时间吃酱油拌面条;和先生结婚没两天,蒋焕突发脑水肿,半年里只有泪水没有阳光。。。有苦难的人生是丰富的,刘彦的艺术也是苦难相生的结果。

    看过刘彦画的人都说“荒诞”,见过刘彦人的人说她“猫腔”。荒诞和猫腔构成刘彦艺术生活的主旋律,她把一批时空倒错、混乱不经的人和事叠加在一起。21世纪的光怪陆离、物质社会的蜉蝣横流、恶败不堪的世相、甚于戏剧的人生。。。她的作品有颠覆和解构的观念,属于意识实验的先锋。

    我没跟刘彦合作过,她不契合我画廊的唯美理想。但这不打紧,刘彦跟许多画廊合作过:红门、四合院、艺术景。她的作品总体上老外认同得多,国人则经常张大嘴巴:工笔国画能这么胡来?重彩和写意如此交错融行?甚至,恶作剧般的场景、戏谑的题款、放浪的形象都直接或间接影响了刘彦的文化批判,挑战了中国人的审美习惯。

    刘彦长得小巧,不高的个子、笑圆的娃脸。她是女美术家联谊会的骨干成员之一,大事小情都帮着料理操心。我与她联系不密,但彼此关照。记得做画廊不久,她带央视9频道的来,一通采访录拍,《BIZCHINA》的话题老让朋友们问我:你都上国际频道讲艺术啦?

    刘彦喜黑,100次见她99次衣饰酷黑。这跟她的画形成鲜明反差。她的文笔很好,遣字造句的工夫很强,逻辑性在女艺术家中是少有的。她喜欢旧东西,老家具、破唱片、线装书、颓京剧。。。她对于传统的那份喜欢是自觉的,“醺醺然的贵妃面带酡颜,手把的不是金杯玉盏”““奈何女儿红转黄,花儿般雕琢,水儿般风浪,扭曲的肝肠”诸如此类的梨园唱词被她不动声色挪移到画面上,既古老又现代,既搞笑无厘头,又深刻——讽喻出。

    “艺术创作很辛苦,不仅要付出体力,付出情感和精神,还要忍受近乎悲壮的孤独。但在这过程中也是一种享受,它可以带我脱离生活的局限,忘记时间和自己。。。”孜孜以求的刘彦,理性地审视和关注灵魂。20多年来她一直这样“痛并快乐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