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wenziart-logs/5735233.html

    2006-11-11

    艺术家我接触一些,让人迷拜的也不总多。尤其夫人、遗孀们,我真正敬服的不出几位。李可染夫人——邹佩珠先生是我一直尊重有加的长者,为数几次的交往给我留下至深感人的印象。

    看先生年轻时的照片,神采风华。特别是眼睛,透着睿智的光芒。先生20年生,今年已经86岁了。高龄的她,依然可在美术馆不时地见到,依然目光如炬、身背挺直,依然闪亮焕发、美丽如初。

    先生象个明星,在开幕式出场总引起一片惊呼和好一阵热闹。王琦先生捐赠展,先生和廖静文先生一道,成为瞩目的焦点。人们在底下品头论足,指手划脚,惊讶于她们的气色和不老的精神状态。“我蛮好的,谢谢关心!”先生走在簇拥回顾的人群里,笑意盈盈。

    我在世纪坛,同先生交道较多。先生每次差周桂兰老师电话给我,询问最近有什么展什么有趣的事。我每次都认真答复,生怕负了先生的关切。我一般下午给先生电话,与先生说上两句就急匆匆挂断。我怕先生累着,语多伤元气。 先生来艺术馆多次。印象里我全陪过两回。一次《世纪风骨-中国当代美术50家展》,一次是《伊特鲁里亚-意大利文物展》。先生非常亲切地拉着我的手,称我乖孩子,象她的孙女;我给先生讲解展览情况,她频频点头,惜我用心的努力。先生说:好展览不多了;先生还说:意大利是她的最爱,她原来就是学雕塑的。。。先生引我见国画大家郭怡琮、李宝林诸先生,她说:未来就是他们的了。

    我感抱歉的一件事在《意大利展》上。因为要做主持,我暂时将先生移交给别人。半个多小时下来,我瞪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先生一直站着,专注听讲。开幕式一结束,我箭一般冲向先生,扶助她坐下,道歉连连。先生微笑着:“没有关系的,没有关系的,我还行。”我去家里拜望过先生。去前特意选了一捧鲜花,不想进门,满室芳菲、姹紫嫣红。先生穿戴整齐地与我说话,聊工作聊生活聊可染大师聊日常起居。。。先生惦记李可染美术馆的项目,先生着急自己不能经常出去、错过不少展览。先生是爱美的,她对仪表非常注意;先生也是和蔼的,从头到尾流露对晚辈的疼爱。“你们还年轻,要多努力啊。”我临走她送一本画册,谆谆诫告。

    峰高无坦途,江山画不尽——先生陪可染大师实践他们那代人的艺术理想; 采一炼石,东方既白——先生乐眺繁荣丰富的中国当代;“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先生用她燃炽的生命感染和启迪我——永往直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环保日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 2007-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