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2007-05-03

    关于艺术批评的几个比方

    转载:雅昌艺术网 尹吉男  2007-04-30

    1、艺术批评家除了必备的理论训练之外,似乎要有超常的直觉力。这很像一条狗。但狗和狗实在不同。何以见得?有的狗很少出门,不受污染,故鼻子很娄,一旦出门就不虚此行;有的狗四处乱跑,混迹尘世,待要追寻遗踪时,却是臭鼻子,派不上用场。

    不管白狗黑狗,……呜呼

    2、把一盘饺子端上来,一类人只是吃,不说话;一类人一吃就说话。前者是全身心的体验者,后者便是批评家。后者又可分成以下数种:一种人吃了就猜饺子馅,而且是习惯性的,能准确说出其中的成分与比例;一种人吃了就乘兴感慨,诸如“饺子真好吃!”“生活很美好!”之类;一种人吃着吃着就讲起了他(她)的外祖母。由此看来,或者说用“猜饺子馅”之法而由此看来,第一种大概是现实主义或经验主义批评家;第二种大概是浪漫主义或直觉主义批评家;第三种或许是比较学者。

    3、猫对老鼠讲,通常是一再宣讲:“你们应该而且必须像朕一样吃老鼠。”这很像一位批评家对一位艺术家经常说的话。

    4、大象们说猪的鼻子没有长够长度;牛们嫌鹿的脖子超过了实用尺寸;蛇们会说马的四蹄纯属多余。每一位批评家都严守个人的标准,事关尊严和人格,而被批评的人只有姑妄听之,作欣赏状,真的一并实施只有死路一条。

    只得庆幸这还算是多元。一旦某个标准霸居艺坛,恐怕这多样性的局面也被“皇之帝之”了。

    5、面对一只“沉默的羔羊”,有的狼瞪着眼睛,有的狼伸舌头,有的狼摇尾巴,有的狼竖耳朵,有的狼在跳舞,有的狼打喷嚏。尽管方法不同,风格各异,但最终还是要把羊吃掉的,这是狼最根本的方法与风格。

    不管理论有多玄,方法有多奇,风格如何刁钻,批评家不批评,那他什么都不是。

    6、你用别人的弓箭误杀了一只天鹅,你必须声明这是你干的。你用别人的弓箭结果了一个恶魔,你必须承认你用的弓箭不是你自己的。

    用错了某位大师的理论要自责。

    用对了某位大师的理论要知恩。  

  • 2007-06-08

    Tag:

    2007-05-01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谨以此图献给锐儿、雨禾、赵赵,还有画廊的志愿者。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苦着你的苦。

    因为支持,因为感动。

    我会一直向前。

  • 2007-06-08

    Tag:

    2007-05-01

    藏游

    出去玩不了,就看以前的图片。天南地北,过过干瘾。

    特别一提的,我收藏了不少画家的西藏图片。开始只是爱好,没想到做了画廊,反倒成了有价值的参考资料。

    世间事就这么奇妙。我不认为自己对艺术有多高的审美,而且我也没受过正规的专业的训练(指鉴赏方面)。一切,只是跟着感觉走、跟着心走。这么走下来了,好象——也不太坏

    就把悦目的图片当作一场旅行吧!只要有爱,神游万里

     

  • 2007-06-08

    Tag:

    2007-05-01

    我们从小爱劳动

    又是五一。劳动的节日,休息的借口。

    我不休息(画廊不关门),又不能郁闷(总要快乐滴),所以跳着脚说:我们从小爱劳动

    呵呵,也是灭办法的办法。人总要安慰自己的呀。

    不过还好,尽量休息就是。

    祝朋友们节日快乐^_^_^_^_^

  • 2007-06-08

    Tag:

    2007-05-01

    从“未建成”看“已建成”

    转载:贾方舟博客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正在兴建过程,建筑本身已经是一件杰作。它的设计者是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矶崎新,他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提供的设计方案——由两个变化丰富的曲面合抱而成的空间格局,给未来艺术作品的展示与观赏提供了极尽变化的可能性。

    前年,他的“未建成——矶崎新建筑艺术展”曾在在中央美术学院王府井美术馆举办。从展示方式到展品本身都让人耳目一新。矶崎新以全新的建筑理念所体现的人类对空间构造的奇思妙想,让我感叹不已。看着这些设计方案,不能不联想到北京乃至中国这个“建筑大工地”。相形之下,在这个“大工地”上那些正在建的、或已建成的建筑物显得何等的平庸和千篇一律,是何等的缺少想象力。难怪矶崎新会创造出“未建成”这个概念并且作为他的展览主题。我想,如果他的某个建筑构想能够在北京的某个角落拔地而起,那一定会是一个引人瞩目的景观。即以他设计的新佛罗伦萨火车站为例,如果这样一个奇妙的公共空间是在北京,我宁愿把所有的航空旅程改为乘坐火车,只为一次次体验身处于这样的建筑空间所带来的奇妙感觉。只有置身于这样的空间,你才会领会“建筑是人类峰巅性的艺术成就”的真正含义。

    建筑对于一个城市实在是太重要了。名不见经传的西班牙小城毕尔巴鄂因为古根海姆美术馆分馆的建成,每年要接待150万冲着这座建筑而来的游客。连美术馆内展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这座建筑本身已经打败了所有的美术作品”。

    的确,建筑就是一个城市的灵魂。建筑绝不仅仅只是实用,它更是可供观赏、阅读的公共艺术。建筑的精神性或者说建筑对人所产生的精神威慑正是渗透在人的观赏之中。建筑就象一本打开的书,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都直言不讳地呈现在这本打开的书上。一座好的建筑物就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每一个时代都将它对文化的欲求、对空间的幻想积淀在它的建筑之中。

    北京作为一座文化古都首先是通过它的建筑体现的。以皇城为中心、以四合院为单元的城市格局严谨而有序地统一在一种十分整体的风格之中。然而,在20世纪的风云聚变中,这种完整性不复存在了。梁思成在建国初期提出的完整地保存古都的方案未能被官方采纳,已成千古遗恨。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在城市景观上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但公众对不伦不类的新建筑大多不予认可。因为它们既没能保留传统建筑的文化精神,又不具有现代建筑的经典品格。或许,这也正是这个特定时代的见证——这些新建筑共同见证了一个失却了文化精神与品位的时代。

    我们不能设想没有故宫的北京,故宫在建筑上的独特性和完美性使它成为这座文化古都的标志。但在新的世纪,北京城将留给未来的会是什么?但愿不再是那些“已建成”的。即将建成的国家歌剧院、尚未建成的奥运场馆“鸟巢”和水立方,以及未建成的中央电视台、未建成的所有公共场所和公共空间,都将成为新北京的象征,如果它们同时能够体现当代世界建筑的最高成就,那将是我们最美好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