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2007-05-19

    喻高的声音

    自然的声音

    生命的声音

    流转的声音

     

  • 2007-06-08

    Tag:

    2007-05-19

    给肌肤喝点水:)

    今天来了家化妆品公司。想要在画廊开新品发布会,我,拒绝了。

    不是自己多清高,实在有点不搭调。很难想象把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摆进画廊,然后我举着某个产品对记者们说:来,试试?

    想想都好玩儿。不过,他们中一个给我讲了半天“补水”,蛮受益的。

    不是喝的水!是化妆水、爽肤水、柔肤水、收敛水、美容水、保湿水。。。晕了吧?我一直都整不明白。不过,今天听他们介绍,觉得有理。水是女人做的么^_^_^_^。

    北京干燥。更觉补水的重要。外地、外国也一样,美丽没商量

    现学现卖的几招与女友分享:

    一拍:用化妆棉蘸满化妆水,在脸上轻拍100下,皮肤瞬间光滑饱满;

    二敷:用压缩纸膜或化妆棉蘸饱化妆水,脸上哪儿干就敷哪儿,效果等同面膜;

    三喷雾:一定要准备天然矿泉水的喷雾。时不常喷两下,缓解镇定肌肤。

    切记补水哦,当务之急。

  • 2007-06-08

    Tag:

    2007-05-17

    艺术博览会对草根画家的作用

    转载:大唐卓玛博客

    “博览会本应是画廊业发展的结果,但中国的艺术博览会却是在画廊并未充分发展的情况下出现的。画廊的滞后与博览会的超前,其结果便是把画家推到一个十分的尴尬境地:在没有画廊出面代理的情况下,以自产自销的小农经营方式,租一个展位坐台卖画。这不仅有失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在心理上也会给艺术家带来不良影响。严格讲,博览会应该拒绝艺术家以个人名义参展。但如果博览会组织者目的是靠出租展位赚钱,他就不会拒绝任何照付租金的参展者。这就助长了艺术家的亲自出场,变成自己作品的营销商。很难让人相信,这样的“艺术家”推销的会是艺术品。由此可知,没有画廊业的支持,博览会就是一个不健全的产物”————引自贾方舟《艺术市场问题面面观》

    贾老师的确说得很对:“在没有画廊出面代理的情况下,以自产自销的小农经营方式,租一个展位坐台卖画。这不仅有失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在心理上也会给艺术家带来不良影响。”。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和我山里的画家伙伴们参加了北京的艺术博览会,的确受到了市场对我们的冲击。坐在那样的摊位上看人来人往,应对各色的人们来你摊位,这里面有真诚探讨艺术的老师、学生;退休的大妈大爷们;无所事事的所谓八卦易经“大师”;还有全国各地来北京艺术朝圣的人们;也有来自各个画廊的老板;画窜窜;当然还有我上篇文章里谈到的各色骗子......。我参加北京的艺术博览会,算是领教了什么叫江湖的味道。每天看那各色人等来你摊位,话题有艺术的,也有非艺术的:“要飞机票吗”,“要盒饭吗”,“要黄色碟子吗?”,“要出书吗”,“要是卖不掉画,就搁我们画廊帮你代卖”,“要在北京租房吗?我们是观音堂画廊一条街的,我们是宋庄的,我们是......”

    总之,在四天的博览会中,体会比起我们在高原一年的时间还丰富。遇到各色人,说不同的语言,打不同交道.....,在这样的环境氛围里,你除了应对回答,笑容满面,就是疲惫不堪,心力憔悴......哪有时间想自己和自己的艺术哦。更谈不上艺术家的身份,只有遇到懂你画的人,你的艺术家身份又出现了.但出钱租了摊位不是来摆艺术是什么,而是要谈这艺术卖多少钱的问题.正如我说到的那个研究生一样,你好心好意、口干舌燥地把自己画画的秘密武器都抖落给他,他还不领情呢。的确艺术家在这样的氛围里会改变一些曾经对艺术纯真的看法,也会改变自己对艺术创作的看法,还会改变对自身价值的肯定。要么更加自信了,要么就更加自卑了。要么真的在这样的经历中,更加坚定自己明白自己的目标了。总之,艺术家们在这样的环境里,感受肯定比起一般摆菜摊摊的菜商,要敏感得多,深刻得多。

    今天我在这里,最想问的一个问题是:对于草根画家,(现在把不出名的人但又想出点名的群众称为草根,真还很贴切),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就拿我们这帮人来说,全国像我们这种情况的艺术家其实很普遍,只是很多人不说而已。我一贯主张说真话,是什么情况,就说出来,也不丢什么脸,很多艺术家去参加了艺术博览会,都怕别人知道自己去参加了博览会,觉得很丢人似的。觉得一个艺术家像个卖菜的小商贩一样,在那里吆喝,就很掉价。就不是一个艺术家要干的事情。正如贾老师说的“有失一个艺术家的身份”。我知道大凡艺术家都不想失却身份,都想呆在自己的画室里或高谈阔论或专心创作,本来也应该如此。但,像我们这样一类在边缘地带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人在山里,心也在山里,不想在北京的郊外租房子喝白开水啃干馒头,浪迹自己的时间和生命。我想生命在那样的环境里,也静不下来安心创作和真正深入民间。实际上也证明了好多在那里飘着的各地画家,放弃了曾经的梦想去画了许多为了生计的作品,要么复制,要么模仿,我反正看到模仿方力钧和岳敏君、张晓刚等出名画家作品在北京各地的画家比比皆是。以前,我们学习

    绘画,创作作品的时候,看到有与自己绘画撞车雷同的时候,就赶紧思考改变自己的画法风格,生怕画来与别人一样。现在那些所谓在北京的画家生怕跟不上大师的步伐,跟斗扑爬地紧跟着,生怕掉队!待画商来救命。其实这样的画家已经不再是什么画家了。纯粹是为了生计,先活命要紧,命都不在了,还谈什么艺术呢。正如那次贾老师在给我的回复中谈到的那个宋庄的艺术家,没有办法生存而自杀一样!这个现象还会再发生,也许正在发生!艺术家这样的生存状态在今天的中国很特别,也很悲哀!!我们或者他们每次都积极参加全国的画展,较好的初选入围,复选落下,更多的是初评就落选。像唐允明遇到吴冠中老先生那样的好事情,毕竟全国就那样一个或者几个而已。中国目前美协的很多大展,哪次不是论资排辈,看熟脸嘴说话?!说是公正、公开、透明,其实里面的内幕道道,谁不清楚呢。关系就是奖项,关系就是定位,关系就是名气。每次展览到了哪个地区,一般那个地区就会催生很多金、银、铜以及其他很多奖来,而这些奖项的获得者一般都是美协领导的朋友亲戚,哥们!有谁真正看了作品的质量说话?

    我有一年参加中国美协举办的在杭州的油画作品展览,那次的金奖,说实在话,不敢恭维!后来才知道,获奖的人是那次企业赞助此次展览的亲戚!中国美协的确已经该改改认人为亲的作风了,这样的风气会毁了我们国家几千年来的优秀文化传统!你们应该真正下到民间去,花点时间去看看各地方美术家们的创作情况,深入实际地,好好看看民间的人民对于艺术的执着和创作的状况,指导指导,探望探望,鼓励鼓励。不要以为自己是领导就拿架拿势地、居高临下地看待地方美术工作者,其实自古以来都是各地的美术创造者滋养了地方的美术发展,养育了地方文化。他们对于地方文化繁殖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而中国五千年文化宝库正是浩瀚的地方文化艺术之集大成。

    我在西部行走的时候,在凉州城遇到那里的画家好纯朴,我们刚一认识,谈了几句,就拿出酒菜来把酒论诗画,这些人很执着,也很苦恼。每次很积极地去参加一次又一次的全国画展,但一次又一次地被淘汰,实际上等每次大展的画册出来,对比自己的作品,发现入选获奖的作品又不咋个。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失望,人都想希望被别人承认和认可的!希望被鼓励的,甚至希望得到批评和指正。所以我每次在西部行走看到那些个艺术家的热泪和激情,我都禁不住泪流满面.....。

    我为这些执著的艺术家感动和叹息,他们甚至不需要获奖,只想参加一次展览就足够证明自己被北京认可!我每每与这些人相遇,我都会说一些话:“艺术家应该有自己的自信,即使一生都没有在国家级别的展厅里展览自己的作品,得到所谓国家美协的领导认可,或者在国家权威美术杂志发表作品,这并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画了,还在画着,滋养了我们当地的人民,给我们当地的群众文化添加了砖瓦,难道这不是一个画家的价值吗?凡高固然可怜,是因为在有生之年没有享受物质的辉煌,但他的确伟大,他给我们社会,给我们人类带来了多么大的精神享受,作为真正的艺术家犹如耶稣一样,要舍取很多物质的东西,那样我们心里才真正平和,才能够真正做到进入创作的最佳状态....”

    国家级别的美术展览,我们虽然拿不到入场卷,但不会因此而放弃我们作为艺术家的创作和对艺术的理想。现在好了,有我们展示艺术作品给更多的人民看的机会了,艺术博览会对于我们这些地处偏远地带又没机会进入国家级别展览的,画廊又不屑一顾的人群来说,真是个机会,说到底,哪个不想展示自己的辛勤劳动呢?是人都想,何况是艺术家这样的人民!

    我每次去北京都带着我们西部这些画家的作品光盘,有机会就推销他们,我找到一虹画廊的老总姚先生,给他推荐我们这里的画家,他给我说了一些话:“我们不做没有名气的画家,请问你的这些个画家在中国国家的大型展览上获了什么奖?买家都要看这个的!你想想,要把一个小学生培养到博士生要花费多少精力和银子?我们暂时不作这样的工作,请你理解我!”他很朴素,诚意,说得也在理,我也很感动!是啊,真是这样的道理呢!难道他说错了吗?没错!对极!!我又去找四川蓝色空间的老总,他直接告诉我:我们不做没有名气的画家......!

    然而,我想天还真没有绝人之路,艺术博览会总是对地方画家敞开着的,去试试也不错!先是去参观学习看看情况,结果发现:哇噻,这里有法国阿曼,路易,西班牙的毕加索,中国的吴冠中老先生的作品也在,还有朱德群的......呵呵,好多名家都在这里有摊摊呢。受到鼓舞,回去给山里的画家群众们一说,结果大家群群激奋,士气大受鼓舞。于是我们去年去了博览会,去了才知道,好多人不知道阿坝在哪里,更不晓得西部还有这样一群群众在画画儿,我在艺术博览会上把我们阿坝使劲宣传了一把,回来想着去给州长大人汇报我们的功绩,但一直忙于更深入地去民间游走和画画,就把这件事情给耽误了,现在也不想去邀功了。看他们把我们的米亚罗糟蹋成那样,就没有说这话的感觉和兴趣了!

    我又想起毕加索在1900年,参加巴黎世界艺术博览会的事情来,他参加得早,19岁就参加了,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也是在那样一次的博览会上,使他有了在巴黎继续奋斗的信心。我们在山里知道得晚,起初对画廊和国家级别的展览一次次抱有希望,耽误了参加的时间.等参加了,才知道北京和各地的媒体,批评家们,画家们,画廊老板们,拍卖会的老总们......很看不起参加博览会的艺术家!但今天我要说,如果草根画家们没有别的展示销售渠道,又不想去乞求画廊和拍卖会帮你的话,博览会真还是草根画家们展示作品的好地方,至少不受那些老板们的冷眼冷语!我的摊位我做主的感觉还是有的,至少也让更多的人民看到了你的作品,深深体会到艺术真正为大众服务的光荣!!艺术家亲临现场售画,虽然出于不得已而为之,但也体验到了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乐趣.我们艺术家为什么人画画?要不要听听真正的人民的心声?看看人民喜欢我们艺术家什么?需要我们艺术家为大众做些什么?这个世界的大众毕竟是多数,他们很喜欢吴冠中老先生的作品,也爱看,也想买,买得起吗?!于是出了个百雅轩仿真印刷老先生的作品.三千至几万一幅,也卖了不少.这说明什么呢?!我问一个北京视觉学院的一个买吴老复制品的教授"你为什么买他的复制品呢?,要是我宁愿买不出名画家的原作也不买大家的复制品!

    他说:"我一直喜欢吴老的作品,但去哪儿买去?买得起吗?!"

    我哑然.....

    最后,我生怕看客误会我写此文的意思,就再啰嗦几句,反正已经够啰嗦的了,再多说点也没啥。我们参加了艺术博览会,也确实在博览会那里捞到了实惠:宣传地区及地区文化,也宣传了我们地方画家和作品,让很多人民群众了解了地方画家的一些情况。但是,我还是觉得贾方舟老师说得对:“眼睛盯着市场的不是艺术家,而是以艺术为职业的人。真正的艺术家永远不会认同于市场,他只有可能被市场所认同。因为对于艺术家,“市场”所意味的就是为公众所认可的审美趣味,而一流艺术家,从不迎合公众的审美趣味,他是用自己的创造去改变和引领公众趋向新的审美趣味的人。因此,他不会为市场所左右,不会向商业就范,更不会为金钱“招安”。但对于多数艺术家,都会程度不同地接受市场的反馈,注意市场的需要。对于艺术家,市场既是一个天仙,又是一个恶魔,它成全了艺术家,又毁灭了艺术家。因此艺术家在向市场“求爱”的同时,就不能不对市场保持高度警惕。

    唉,今天说了这么多得罪人的话,感觉自己好累,休息休息,看看书,听听音乐,享受一下生活的艺术。

     

  • 2007-06-08

    Tag:

    2007-05-16

    法律与艺术的碰撞

    《文子导语》:五一前,撞见焦兴涛。他说来北大参加什么论坛,我当时没在意。今才知道,原来是法律和艺术的对话。有对话,就有碰撞,有碰撞,就有交融。某种程度说,艺术是对法律的“突破”,法律是对艺术的“补充”。法理无边。艺无止境。

    来源:《美术报》 卫杰  2007-05-09

    ———法律与艺术的碰撞———

    4月27日,北京大学与四川美术学院联合举办的“法律、艺术与人文关怀”论坛在北京大学开幕。此次论坛以“人文关怀”为落脚点,围绕“法律与艺术”的主题展开。论坛上,两校教授还就建立健康的艺术品市场、健全赞助体制、制定相应的法律规范等方面进行了交流。同时,这也是法律与艺术两门学科在国内的首次对话。诸多法律人、艺术人以及广大学子齐聚一堂,就法律和艺术及相关的人文问题展开热烈的讨论和交流。

    “法律、艺术与人文关怀”论坛旨在搭建法律与艺术间对话、互补和交流的人文桥梁。如其发起人仇浩然先生所言:“法律与艺术,看似截然不同,但非常可能的是,它们有着共同的根源,本来就都是人们对民众、生活、文化、理想的一种无止境的求索。法律与艺术这两种不同的文化范畴,在人文语境中最终殊途同归。”雅昌艺术网 - 博客u001DqLu0017{(U8j p$X!m
    雅昌艺术网 - 博客 m c Ju0012B Pu0002Ou0001b
    四川美院教授王林在论坛发言中指出,艺术是对个人的解放,是人类创造力的集中体现,虽然它时常在挑战我们的法律和道德标准,但我们应该对此持宽容态度。他说,我们对于“艺术”的理解不应仅仅局限于古典主义的艺术形式,“艺术”也不一定就是“美”的。“很多情况下,艺术需要冲突,需要挑战。”
    ,a&aposf(vu000E@)cu0019Tu0006Yu0019[u000Ewu0001@u0005C李文子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朱青生表示:当代艺术需要理解和关注,当代艺术是创意产业的发动机,它太需要得到包括法律界在内的社会各界的支持。论坛上的艺术界嘉宾也纷纷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 2007-06-08

    Tag:

    2007-05-16

    飞了

    逗——逗——飞,不见了!

    小时玩一种游戏,手指戳起,做交叉状。。。然后倏地展臂:飞喽!不见喽!!

    怎么不见了?呵呵,小鬼知道。

    不见了就不见了呗。小孩才反复问幼稚的问题

    不见的事多了,你认真得过来么

    再说了,你那点心思,我就不接茬。怎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