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8

    Tag:

    2007-05-21

    素描

    陶咏白老师

    贾方舟老师

    申玲女士

    王克举先生

    陈淑霞女士

    刘庆和先生

    阎平女士

    丁方先生

    刘秀鸣女士

    参加荒林组织的研讨会。拍来摄去,没干正事

  • 2007-06-08

    Tag:

    2007-05-21

    带上你的心

    《文子导语》:一直看卓玛的博客。图文并茂,真好。这一篇写爱的,西部的、有爱有问答的生活。。。无论艺术或宗教,都要带上诚意的心。

    转载:卓玛博客

    在神座,遇到从深圳回来的给宗吾加木贡和佛当翻译的土登郎佳和尚。说是和尚,但他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和尚的修为。在阿坝,很多藏民远远看见他,都会下跪,表示对他的尊敬和膜拜。

    土登郎佳很小就进入四川和甘孜合办的一所藏文学校读书,20岁毕业时就出家做了和尚,他今年39岁。

    他在查理寺小学当过一段时期小学教师,很受老师和学生们喜爱。由于他英语和汉语都说得非常棒,字写得也很漂亮。加上他在显学和内明学方面的修养,很快就被大师招去身边做翻译。

    扎西达尔基和任东生见到他们的老朋友土登郎佳,很是激动。一直说:“没想到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拉开了家常。而土登郎佳也高兴之极,立即搬出他家的饮料和好吃的东西,先安排我们喝着,吃着,生怕我们饿了。因为都2点过了,我们还没有吃中午饭。我们早上为了追赶太阳没有等到小铺子开门就上路了。他忙乎着给我们烧马茶,扎西给我们挼糌粑。

    我看着郎佳明静的眼睛,和气慈善的面容,感觉郎佳真如扎西和冬生所说的那样:博学、谦逊、慈善.......一边喝酥油茶,一边与他聊了起来:

    卓玛:除了你必须修读的经书以外,你还看了什么书?

    郎佳:汉语,英语以及其他佛学方面的书。

    卓玛:和尚们念的经书,其实也包括天文、地理、历史、政治.....

    郎佳:那些都是显学。包括唐卡,你们说的是绘画。而我们更多的是研究内明学。更多是教化人们,寻问人是什么?

    卓玛:那内明学其实就是问和回答“人是什么和为什么在这世间活着”?

    郎佳:是的,一直追问人为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的内心的明理和困惑。对人自身的研究,更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寻问.....

    卓玛:那你最近读的是什么书?或者说你最近在思考些什么?

    郎佳:在修炼密宗。

    卓玛:那太深奥了。弄不好会走火入魔的。

    郎佳:是的。它讲究的是人的静心和气息。

    卓玛:我在若而盖听说一个和佛坐化的故事,是真的吗?

    郎佳:是的。人修炼到一定程度时有些会坐化成一个水瓶那么大小的人形,而有些会变一道彩虹飞走。其实那是他化解了人的五行。将肉身转化成了气体,而自行游走了。

    卓玛:我在草原上一直听着这样的传说长大,果真如此?!与我一个朋友在朗莫寺看到一个修炼成佛的和佛,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将他的肉身弄到郊外随便埋在泥土里一样,十年浩劫结束了,人们想起那个和佛,就去重新挖了出来.发现和佛的头发长了不少,依然青色,大家赶紧弄去供奉起来,而这个和佛每年还在长头发和指甲!每年都有专人给他理发和剪指甲呢。

    郎佳:这样的现象肯定是有的,人是很复杂也很简单的。关键人的修炼和内心的明理。

    卓玛:我曾经写过一个《多波村的故事》,在那里我谈到更丿的事情,鹰鹫不吃作恶多端的人的尸体,我写的时候一直疑问着,我毕竟是在草原上听人们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呢?

    郎佳:是真实的。只是我们人一般都会原谅这些人,而鹰鹫不会!但通过法师作法和念经,鹰鹫们听懂了,明白了,也会吃的。因为佛法讲究宽容一切众生。

    卓玛:哦,原来这样!真神奇和不可思议!我在四哇寺庙看见很多尼姑,她们都是自愿出家的?

    郎佳:不一定。有些是家里人叫她们出家的,但也要看自己同意,她们与我们一样。从来都不会强求谁出家的。而且哪天不想出家了还可以还俗。

    卓玛:他们出家都要带些什么呢?比如被子,以及日常生活用品。

    郎佳:关键是要带着你的心。

    是啊,我们的心!不论做什么事情,带着我们诚意的心最重要!

    从土登郎佳那里出来,已经是夕阳下山的时候,在这样的余晖里,我们几个一直唠叨着:土登郎佳。

    带着我们的心又上路了。

  • 2007-06-08

    Tag:

    2007-05-21

    精力=能力

    不熬夜

    才美丽

    瘦下来

    更精神

    。。。

    精力=能力 

    博客=过客

  • 2007-06-08

    Tag:

    2007-05-20

    邪了

    偶然写篇小纸条的博客,就被置放到“推荐栏”。没怎么眨眼睛,就几百的点击。还有博友留言:“挺会捕捉生活的。”呵呵,我天天捕捉艺术,谁看见了?光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吭哧吭哧的艺术世界,有几人品赏?

    我做过一个《裂色》展,打破幻象的意思。现实的幻象太多,人们懒得识破。都愿意看那娱乐的、八卦的、星闻的、性事的。。。高高架起艺术,不仰脖子说酸。

    如果小纸条能传播艺术,就好了。我天天传小纸条:)

     

  • 2007-06-08

    Tag:

    2007-05-19

    你有新的小纸条

    “你有新的小纸条。”打开电脑,每每这样的提示。就象手机,“你有新电话了!”嗲嗲的稚嫩童音,好听极了

    小纸条的秘密。少年的秘密。我都很大了还传纸条呢。那个年代,三八划线。使劲考大学,还要为躁动的青春买单。

    其实也不是躁动的青春了。想象力。对,想象力。就象童话大王郑渊洁说的:“我发现我的汽车很喜欢前面的女士开的车,但是我必须拐弯了。”呵呵,小纸条是生命里的弯儿

    写小纸条。传小纸条。丢小纸条。想小纸条。。。小纸条和大字报不一样。不那么正式,也不那么正经。纯粹的个人快乐,感性的隐秘文本。

    ——你给谁发过小纸条?

    ——谁给你写过小纸条

    拖拖拉拉的真理。若有似无的情意。。。珍存、珍爱,小纸条!